Portrayer

关于

存档灵魂:

想 象 的 冰 山

 

【美】伊丽莎白·毕肖普

 

我们宁肯要冰山,而不是船,
即使这意味着旅行的终点。
即使它纹丝不动地站立,如云遮雾绕的岩石
而整片海洋是涌动的大理石。
我们宁肯要冰山,而不是船;
我们宁肯拥有这片呼吸着的雪原
尽管船帆在海上片片平展
如未融化的积雪卧在水面。
哦,庄肃的、漂浮的雪原,
你是否意识到,一座冰山正与你
小憩,当它醒来就会吞噬你的白雪?

这片风景,水手愿用双眼交换。
航船被忽略。冰山升起
又再度沉没;它玻璃般的尖顶
修正天空中的椭圆。
这片风景中,任何登台的人
自然会锦心绣口。窗帘轻得
可以在凌空飞旋的雪花
形成的最细的绳上升起。
这些白色巅峰的智慧
与太阳争锋。冰山胆敢把它的重量
加诸一个变幻的舞台,并且站定了,凝望。

这座冰山从内部切割它的晶面。
如同墓中珠宝
它永久地救了自己,并且只装饰
自身,或许还有那些躺在海面
令我们惊讶的落雪。
再会,我们说,再会了,船只驶去
在波浪屈服于彼此的波浪之处
在云朵奔驰于更温暖的天空之处。
冰山适宜于灵魂
(两者都由最不可见的元素自我生成)
可以这样看待它们:脱离了肉身、曼妙、矗立着,难以分割。


《北与南》


包慧怡  译


The Imaginary Iceberg

                                           Elizabeth Bishop

We'd rather have the iceberg than the ship,
although it meant the end of travel. 
Although it stood stock-still like cloudy rock
and all the sea were moving marble. 
We'd rather have the iceberg than the ship; 
we'd rather own this breathing plain of snow
though the ship's sails were laid upon the sea
as the snow lies undissolved upon the water. 
O solemn, floating field, 
are you aware an iceberg takes repose
with you, and when it wakes may pasture on your snows? 

This is a scene a sailor'd give his eyesfor. 
The ship's ignored. The iceberg rises
and sinks again; its glassy pinnacles
correct elliptics in the sky. 
This is a scene where he who treads the boards
is artlessly rhetorical. The curtain
is light enough to rise on finest ropes
that airy twists of snow provide. 
The wits of these white peaks
spar with the sun. Its weight the iceberg dares
upon a shifting stage and stands and stares. 

The iceberg cuts its facets from within. 
Like jewelry from a grave
it saves itself perpetually and adorns
only itself, perhaps the snows
which so surprise us lying on the sea. 
Good-bye, we say, good-bye, the ship steers off
where waves give in to one another's waves
and clouds run in a warmer sky. 
Icebergs behoove the soul
(both being self-made from elements least visible) 
to see them so: fleshed, fair, erected indivisible. 

想 象 中 的 冰 山


【美】伊丽莎白·毕肖普


我们宁愿要冰山而不是船,
虽然这意味着旅行的终点。
尽管它一动不动像阴霾的岩石般矗立
而整个大海都是活动的大理石。
我们宁愿要冰山而不是船,
我们宁愿拥有这呼吸的雪原
虽然船的片片风帆铺展在海面
就像雪落在海上并不融化。
哦肃穆的,漂浮之地,
你是否意识到一座冰山正与你一起
休憩,而当它醒来会在你的雪上放牧?

这是水手会放眼瞭望的景象。
船被忽视了。冰山升起
又沉没;它镜滑的尖顶
修正了天上的一圈圈椭圆。
这个场景谁要走上舞台
自会妙语如珠。幕布
轻飘的可以从漫卷的雪
造的最细的绳子上升起。
这些白色群峰的智慧
与太阳相争锋。在一个漂移的舞台上
冰山挑战它的重量并矗立直视。

冰山从内部切割它的各面
就像一个坟墓中的珠宝
永久保存自己并只装饰
自己,或许让我们
如此吃惊的纷纷的雪落在大海。
再见,我们说,再见,船驶离
一浪屈身于一浪浪浪相从
而云朵跑到更温暖的天空。
冰山正适宜灵魂
(两者都从最不可见的元素自造)
看着它们这般:栩栩如生,漂亮,挺举着不可分割。


Adieudusk 译


想 象 的 冰 山


【美】伊丽莎白·毕肖普


与其轮船我们宁愿选择冰山,
虽然它意味着旅行的结束。
尽管它像云翳的岩石般静静矗立
整个的大海都是移动大理石。
与其轮船我们宁愿选择冰山;
我们宁愿拥有这呼吸的雪原
尽管片片船帆铺展在海上
就像雪落在水中却不融化。
哦肃穆的,漂浮的园地,
你是否觉察到一座冰山正休眠
与你,当他醒来可会放牧在你雪原?

这是一幕水手会放眼而观的场景。
轮船被忽视。这冰山升起
又再次沉落;它如璃的端顶
在天空中校准椭圆星系。
在这一幕有人会踏在甲板
这是淳朴的修辞。而幕布
足够轻盈地可从空中雪铸的旋结
攀上最为精细的绳索。
这些白色群峰的智慧
与太阳角逐;在一个转换着的舞台上
矗立凝视,并挑战它的重量。

冰山从内部切割它的各面。
就像宝石来自一座永
远自我拯救并自我装饰
的坟墓,也许这冰雪
正如此吃惊地横卧海上。
再见,我们说,再见,这轮船转舵
那里一浪屈身于另一浪花并浪浪相从
云朵便跑入更暖的天空。
冰山自必要于灵魂
(二者均由最不可见的元素自造)
去看它们这般:鲜活,艳丽,不可分割地招遥。


那颗晴空 译


想 象 中 的 冰 山


【美】伊丽莎白·毕肖普


我们宁愿要想象中的冰山而不是船,
虽然这意味着旅行的终点。
尽管它一动不动像阴郁的岩石般矗立,
而整个大海是移动的大理石。
我们宁愿拥有这呼吸的雪原
尽管船的帆,铺展在海面
就像雪落在海上一般,并不融化。
哦,庄严的漂浮之地,
你是否意识到一座冰山正与你一起
休憩,而当它醒来时会在你的雪上放牧?

届时水手会放眼瞭望。
船被忽视了。冰山升起
又沉没;它透亮的尖顶
修正了天上的一圈圈椭圆。
届时谁走上舞台
自会妙语如珠。幕布
轻盈,竟从漫卷的雪
打造的最细的绳子上升起。
白色群峰的智慧
与太阳相争锋。在漂移的舞台上
冰山挑战自身的重量并矗立直视。

冰山从内部切割它的各面
就像墓穴中的珠宝
永久保存自己并只装饰
自己,或许像让我们
如此吃惊的、纷纷落在大海上的雪。
再见,我们说,再见,船驶离
浪浪相逐的海际
而云朵躲进了更温暖的天空。
冰山理应被灵魂
(两者都自我建造自不可见的元素)
看着它们这般:栩栩如生,漂亮,挺立着不可分割。


王玲玲 译


评论
热度(9)
  1. 土媚儿螺纹奶唏 转载了此音乐
  2. 殳味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3. susan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4. 螺纹奶唏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 殳味 | Powered by LOFTER